您的位置: 首页 >音乐 > 正文

音乐“异类”杨坤 再出一首《远走高飞》

2017-11-14 17:51:02来源:

其实歌手之间,年纪最小的华晨宇曾发布过一张叫做《异类》的专辑,但面对到音乐时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表现力,谁是“异类”说不定,音乐异类不只花花一人。

节目从第一季到第二季,观众听着费玉清、莫文蔚、杨坤、华晨宇、张杰两年以来对各种风格和题材的颠覆改编,想必对“天籁”二字,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天籁不只是嗓音上的独树一帜,也应包含嗓音质感与音乐质地之间的和谐共融。

此外,若“天籁”还有更多延伸内容的话,不能缺的,是态度。如华晨宇在音乐上“爱玩”的态度,莫文蔚在每一次改编时“洋气尤物”的态度,还有杨坤由硬汉外形到百变内在的“全能”态度。“全能”是挺危险的词儿,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令你的独特性被磨灭,全能变庸能,但仔细观察杨坤的“全能”态度,他是分层次的。第一季时,他用拉丁、雷鬼等外放曲风重唱了不少女歌手的神曲,《舞娘》、《下个,路口,见》、《你的甜蜜》,他信手拈来,闷骚诠释;也能深情演唱《老爸》,催下观众一行行热泪。从这些出其不意的改歌来看,杨坤在音乐中,是个异类,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音乐异类,低调,又总能唱出令人震撼的作品。

第一季以外放的张扬格调为主,到第二季节目,杨坤开始变得严肃起来。尽管在场下和其他几位歌手,仍有说说笑笑的时候,但在音乐里,他加入了很多独立的思考。前三期,他分别演绎过《游击队之歌》、《今天是你的生日》、《画心》这三首,无论之于节目组在当期的主题指定,还是之于自己对不同年代歌曲的接纳、吸收、传播,杨坤独到的改编,总能令人耳朵一亮。第四期,当他开始准备唱《远走高飞》时,可以说,已经令喜欢追逐音乐前沿资讯的歌迷心生期待了。

毕竟金志文这首原曲,不过是2017年上半年才发行的歌曲,在各路音乐App上尽管有不错的播放量和热评,但手机里的传播度面对到更广大的电视受众,毕竟有限,如果这短时间内杨坤能听透歌曲,并恰当改编,会是很有挑战的一次尝试。《远走高飞》开唱了。遵从原曲抛开世俗烦扰的主旨,杨坤的确唱出了这首歌的辽阔感。歌声质感决定听感,金志文的演唱,像是从北京去到了山清水秀之地旅行。

杨坤颗粒感极强的独特嗓音,配上复古的打击乐,还比原曲多散发了更多的热情气味,这一次的远走高飞,像是杨坤带听者去到了亚热带地区,有种漫步在三亚、曼谷、胡志明市的既视感。听着听着,杨坤还猛然插入了一段U2在30年前——也就是1987年大热单曲《I still haven’t found what I am looking for》的hook段,从另一侧面,把《远走高飞》进行了二度解读。来自爱尔兰U2乐队,可说是世界殿堂级的乐队,他们的作品多数在拷问人性更深层的思考,甚至经常融合公益内容在音乐中,一度令世界各国媒体对摇滚乐产生更多的理解与赞赏。《I still haven’t found what I am looking for》就包含有灵魂救赎和找寻的主题在,《远走高飞》也有着躲开拥嚷、找寻自我的意思。

常年喜欢听国外摇滚乐的杨坤,把U2和金志文的两首歌融合在一起,仿佛一边找寻、一边自我发问、再一边得到内心答案的一整套心路历程,全部这些脑回路里的思索,都在这一曲四分多时长的歌曲过后,落地安生。此时,却留给观众刚刚开始的回味,看台下张杰如迷弟般的眼神与欢呼,就知道杨坤这次的演绎有多动人。

事后,《远走高飞》创造了杨坤四场不败的战绩,音乐异类杨坤的现场感染力由此可见一斑。

但无论热闹或是深沉,《远走高飞》从选歌题材、及改编思路来归总,仍是杨坤在第二季《天籁之战》中“严肃”音乐人设的另一面表现。在越年底、越忙碌的城市生态中,杨坤版的《远走高飞》令都市上班族的紧张内心,暂且得到了放松。

不妨理解这就是杨坤在用音乐,给听者灌下的一碗参汤——去年我们就曾喝过杨坤用音乐煲出的音乐鸡汤《老爸》——今年的《远走高飞》这碗“参汤”,一点都不带中年人的油腻感,还很补。

推荐阅读
  • 聚焦鹏城
  • 深圳指南
  • 深圳美食
  • 深圳购物
  • 电影情报
  • 品牌传播
  • 企业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