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滚动 > 正文

幕后春晚人的坚守 沈晨:把最好的节目送到舞台上

2018-02-11 10:24:45来源:

新华网北京2月11日电(记者张淳)沈晨,国家一级编导,现任职中国东方演艺集团。作为一位著名的舞蹈编导,沈晨曾连续四年担任央视春晚的舞蹈总监,从第一次接触春晚、压力大到四个月住在影视之家没有回过家;到后来摸清格局设置,第四年只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;身为导演,对整台晚会从陌生到熟悉,从茫然到清晰,沈晨在与春晚的亲密接触中逐渐体会到做节目“不是住在春晚剧组就能解决问题的”。

初衷:要把最好的舞蹈节目推送到央视舞台上

对于幕后的春晚创作人来说,最难寻找的就是“创意”,沈晨在四年的春晚编导工作中,负责除了语言类之外的其他所有的节目,“节目制作一年比一年难,因为老百姓的口味方方面面、各种式样都有”,再具体到舞蹈,沈晨直言,“中国人不是在看春晚,而是在听春晚”,但舞蹈节目又不能只是听,因此难度可想而知。

作为春晚的舞蹈总监,沈晨一直有个心愿,“一定要把这一年全国最好的舞蹈节目,推送到央视舞台上。我是搞舞蹈出身,我有这个义务,也应该帮着地方所有的文艺工作者展示推广他们的优秀作品。”正是这种信念,成为了让沈晨连续四年坚守在春晚舞台的动力之一。

创作:为《万马奔腾》关起门来排练两星期

在这四年间,每年沈晨都会构思创作关于生肖的舞蹈节目。2012年,他创作了舞蹈《龙凤呈祥》;2014年,他借鉴俄罗斯的手舞,尝试将打击乐和舞蹈结合,创作了大气恢弘的舞蹈《万马奔腾》。

说到《万马奔腾》,是沈晨亲身投入、费尽心思创作的一个节目,“那一年正好是开门办春晚,我给各个地方都发出邀请,希望他们选送好的关于马的节目,我看了30多个,全是万马奔腾。”节目虽多,却都不是沈晨心中想要的那一个,直到后来,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俄罗斯的两个人用手指表现的一个舞蹈,为他引导了方向,“我说这个不错,利用这个放大我们的思维,一人给一张桌子,用演员的上身来完成马蹄的状态。我要选中国最好的八个男舞蹈演员领舞,因为中国有幅古画叫八骏图,创意就是从这来的。”

舞蹈的形式和内容都已敲定,还缺少关键的一样就是伴奏的音乐,“我希望用打击乐,现场伴奏,把世界上有特点的乐器选进来。最后找来了中国的鼓乐、康巴鼓、铁皮鼓等等,总共加在一起,八个舞蹈演员和六个打击乐手,封闭在一起排练。”众所周知,春晚排练的时间多以月为单位,但是沈晨找来的顶尖舞蹈演员,演出任务繁重,“把大家一起封闭两个月不太可能,但我最起码需要两个星期,必须跟我在一起排练。音乐都是现场创作,现场我说什么节奏,乐手就要打出来,之后作曲家再反过头来记。”

调整:适应春晚舞台特点节目被迫砍时长

两个星期的闭关排练,最痛苦的是乐手中的地下乐队,“人家是靠演出吃饭的,他们一天不去乐队不演出,一天就没有收入,怎么活?但我又没办法给他钱,上春晚确实一分钱没有,”更何况沈晨最没底的是,这个节目能不能通过最后审查、是否能上都不知道,“但我说我们大家在一起,就是为了全国的老百姓,在除夕之夜能看到这么一个节目,大家就是聚在一起来做这么个事。”

说服了乐手,节目继续排演,最后动用了三个团队的演员:“50秒钟,310个动作,96个演员完成,人与人之间就50公分距离。所有的男演员为了表现马蹄的状态,排练到最后手全是肿的,这还不算,更难的是一秒钟要做将近4到5个动作,只要有一个人稍微一闪神,96个演员就要重新来。”

然而就在节目基本演练完成,本以为能够顺利上台的时候,沈晨又面临了更加艰难的选择,“所有节目开始定顺序,以往舞蹈节目会在8点40到8点50左右,开场大歌舞结束后,一定是一个语言类节目。结果那一年,《万马奔腾》被排到了第二个,这我们压力就大了。”但比压力更难面对的是辛苦排练的成果要大幅缩减,“原来5分半的节目,要砍成3分20秒,心疼啊!演员也不干,为什么要砍?把精华的东西全去掉了!我说没办法,你们得理解,对于电视来讲,这个时间段的每一秒都是宝贵的。”

最终,节目顺利表演完成,但演员们还要面对长时间不能卸妆的问题,“表演的是万马奔腾,那马的鬃毛哪来呢?全是接出来的,整整一个星期不能洗头、不能拆,因为天天在联排。到最后除夕夜里,表演结束已经凌晨1点多了,连能把接发拆下来的地方都找不到。”

幕后:春晚已经结束付出依然继续

四年春晚,沈晨每年都会准备关于生肖的舞蹈节目,不过可惜的是“两年生肖上去了,还有两年生肖都做了,很认真做的,但是都没上去。”对沈晨而言,不能说不遗憾,但是他心中明白,为了这道除夕之夜必不可少的“年夜饭”,太多的人付出了太多心血:从筹备期开始,提前数月建组选节目、多达百个大大小小的策划会、一次次的彩排掐表计时、无数次的调整排练……这些幕后电视人、文艺工作者,始终坚守着春晚舞台赋予的这份责任与信念,用行动诠释着担当与奉献,毫无怨言。

每年的春晚演出结束后,沈晨都会在簋街定好饭店,“反正他们也走不掉了,我就把导演组、团队的演员,聚在一起,大家过个年,放放鞭炮,把我一个月的工资拿出来给他们发个红包。”


  • 聚焦鹏城
  • 深圳指南
  • 深圳美食
  • 深圳购物
  • 电影情报
  • 品牌传播
  • 企业资讯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