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滚动 > 正文

金马最年轻女配文淇:珍惜中二时光 不想再“装成熟”

2018-05-15 14:24:20来源:

文淇

大概是在《嘉年华》杀青的时候,算是明确地区分开表演和兴趣的差别,觉得演员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,这辈子就走这条路了。

《嘉年华》剧照

眼前的这个14岁少女,在去年的华语电影圈出尽了风头,其参演的《嘉年华》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《血观音》分别在大陆和台湾上映。她更凭借《血观音》中的精彩演出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。

14岁成为最年轻金马女配

银幕上的文淇有着与其年龄不匹配的成熟与气场,但回到现实,她又散发出这个年龄本有的少女气息。文淇说,她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,当我回到学校我就是一个小屁孩,会跟同学们玩得很好,但当我要工作时,会拿出该有的工作态度。所以,在剧组经常有人说我戏里和戏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。自从演戏以来,文淇花了很长时间去装成熟,而现在她更愿意做一个中二少女,也会羡慕同龄人有时间去享受生活,在她的最新作品、和王俊凯合作的电视剧《天坑鹰猎》里,我饰演的角色算是个正常的少女,很阳光、活泼,不会像《嘉年华》《血观音》里面那么复杂、阴暗。  

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剧照

A 从小好动8岁拿模特冠军

出生于台湾的文淇,今年8月才满15岁。

4岁那年,因为爸爸的工作关系,一家人搬到了大陆,如今在苏州定居生活。对于台湾的生活,文淇的大部分记忆已经模糊,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台湾美食。或许是味蕾的记忆时间最持久,文淇每次回台湾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,台湾食物对我诱惑太大了,只要一回去就变胖。而关于儿时的其他记忆,大多是听妈妈讲的,小时候妈妈会给我买很多玩具,十分钟我就会把它们拆得乱七八糟的。

文淇从小到大都比较好动,而爸妈则恰好相反,可以几天都不出门。这对于一天不出门都不行的文淇来说简直不能忍受,有时候我就问我妈,你俩这么懒的人怎么生了我这么好动的人?我妈说负负得正嘛。妈妈一直希望女儿能成为淑女,文淇就一直安慰自己,可能只有小时候皮而已,结果长到现在,也没有变安静。

小学一年级时,因为喜欢跳舞,妈妈给文淇报了个艺术班,练些基本功,下腰劈叉之类的,她还学过新疆舞、古典舞、爵士舞。虽然文淇说自己学了六年的舞蹈,经常偷懒,但在各种才艺比赛中却常常收获颇丰。8岁时,她还拿到了新丝路中国少儿模特大赛的全国总冠军。其实都是抱着玩的心情去参加的,也没多想。

B 第一次试戏边哭边念完台词

一年后,文淇在一次才艺比赛中又获了奖,苏州有家报社采访她。采访地点约在了一个摄影棚,当天刚好韩雪担任制片兼主演的电视剧《淑女之家》同在摄影棚面试演员。

很多年轻小女生跑来试戏,但韩雪都不满意,后来发现了正在接受采访的文淇。我大概看了十分钟的剧本,通篇都是个人独白,我就照着稿子念。虽然我没有看过完整剧本,但是能感觉到那个小女孩真的很惨,从小就没见过爸爸,读着读着就开始痛哭,边哭边讲。

这是文淇第一次看剧本,也是她第一次表演。试完戏后,韩雪就将剧中这个15岁的小女孩改成了9岁,连夜将文淇从苏州带回上海剧组,试戏服换尺寸。文淇也就这样极具戏剧性地进入到另一个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领域。

文淇的妈妈学的是商业金融类专业,在文淇出生前是一位银行主管,爸爸是做高科技类的工作。就我和他们从事的工作行业完全没有关系,我可能走了一个岔道。

不过,对于女儿的选择,文淇的爸妈都很开明,他们非常支持,希望我开心就好。从文淇开始拍戏到现在,妈妈辞了职一直陪着女儿,每部戏她基本都会跟着,不太放心我,很担心我的安全,还有一方面也是怕我捣乱,怕我太皮了。

《血观音》剧照

C 看完《血观音》吓得汗毛竖起来

2015年的一天,之前拍摄电影《快手枪手快枪手》时认识的服化组长告诉文淇,有部叫《嘉年华》的电影正在找一个12岁的小女孩,正好与文淇同龄,可以去试一下。

文淇就找到了《嘉年华》的导演文晏,聊了很多次,不停地试戏。但文晏导演觉得我不太像那个12岁的角色小文,就让我试了下15岁的小米,最后算是冒险用了我。

拍摄时,文晏也并没有给文淇看完整的剧本,只给了她属于小米的那一部分,在戏里我和小文是没有交集的,可能文晏导演希望我不要同情小文,让我跟她保持距离感和陌生感。在表演上,文淇也没有刻意想太多,一半靠导演指导,一半靠自己的直觉。当你真的和角色合为一体时,有些动作是不需要思考的,就是本能。

《嘉年华》中的小米成熟冷静,有一种超出同龄人的老练,很难想象当时的文淇仅有12岁。也正是从这部电影开始,文淇给观众留下一个早熟少女的形象,比如《心理罪之城市之光》中那个想要嫁给方木的叛逆少女,《血观音》中那个外表乖巧,内心腹黑的小女儿。对此,文淇也很惊讶,其实我是看到《嘉年华》和《血观音》的成片之后才发现,我演了一个那么黑暗、成熟的角色。《血观音》给文淇的这种反差效果更强烈一些,因为在拍摄过程中,整个片场都是嘻嘻哈哈的,看到成片的时候,我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心想,天呐,自己怎么会演这种电影?觉得太吓人了。

D 角色太压抑自行选择性失忆

《血观音》中文淇饰演的小女儿棠真有一场强暴戏。开拍前,导演杨雅喆将文淇、文淇妈妈以及经纪人叫到一起,严肃地讨论过这场戏,等四个人都了解并同意之后才准备拍摄。导演还特地找来片中男演员在表演室里跟人偶排练整个动作,让文淇在一旁观看。等到正式开拍时,所有人都会以一种工作的态度去对待这场戏,不会有类似于害羞或者紧张的情绪。聊到这场戏时,14岁的文淇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静。

由于饰演的角色大多性格压抑,爸妈起初也担心女儿的心理健康。我会跟他们讲,这部戏能让我有所收获,会让我觉得非常有意义,他们也就同意了,觉得我既然坚持,就没有理由去阻止。

其实,最初,因为缺乏经验,有时候不知道怎么抽离角色本身。拍摄《嘉年华》时,有一场戏,小米决定去做妓女,坐在镜子前,给自己戴耳环涂口红,拍完那场戏,我哭了十分钟,完全停不下来,就像自己遭遇到什么不幸一样。不过,现在的文淇学会了控制情感,会选择性地失忆,当我要开始回忆一件事时,会选择快乐的部分,一些想要逃避或者很难过的回忆我会选择忘掉它。所以到目前为止,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有时间,文淇也会选择性地翻看自己之前的作品,《血观音》我会一遍一遍地看,去找自己的缺点和不足。《嘉年华》因为题材太过沉重,每次看完都觉得难受,所以看得会少点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聚焦鹏城
  • 深圳指南
  • 深圳美食
  • 深圳购物
  • 电影情报
  • 品牌传播
  • 企业资讯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