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滚动 > 正文

《药神》会火,是因为它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话!

2018-07-10 14:21:20来源:

原标题:《药神》会火,是因为它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话!

上映5天,票房15亿。

在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初期,本橘曾写下一句话:希望它成为华语影史票房新高。

题材上的突破,编、导、演每个环节的配合,还有它肩负起的社会责任;

不管把哪一点都拎出来说,它都值得。

回到我们刚刚解锁商业片的时代,有一拨人觉得好莱坞式的特效大片,才是华语电影的未来。

后来,另外一拨人开始泼冷水。

再后来,技术虽然不断刷新,但囿于经验欠缺,以及“花了钱就能好看”的不负责任态度,华语电影迎来了被盖章“五毛特效”的尴尬期。

另外那拨人开始说,华语电应该回归到最初、最繁华的现实主义题材上去。

现在看到《药神》一路看涨的票房,说这些话的人可以骄傲地叉会腰了。

说现实主义题材有点太飘了,我们不妨换个词——接地气。

以《药神》为例,它刻画的每个人物,每个故事,都是能实实在在发生我们身边的。

这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情。

当然,它也背负了更重要的社会责任。

穷病

每次一闻到医院的消毒水味,本橘就会想起小时候在诊室里打点滴的经历。

拥挤的床位,焦虑的父母,耳边充斥着各种方言,混着小朋友的哭声,以及护士们忙到来不及寒暄的喊话声。

大概从那时起,我就对“看病难”有了模糊的记忆。

本橘甚至看到过这样的说法:

如果你想了解社会的真实现状,就去医院里转一圈。

越是靠近生死关头,人们越是容易暴露真实的自己。

所以,看到那些患者和家属“病急乱投医”的样子,你才能明白“看病难”,是真的难。

举个例子,《药神》里提到的高价药。

就因为药价高,思慧的丈夫得知女儿患病之后就跑了;

黄毛知道自己病了怕拖累家人就离家出走了;

老吕后来吃不起“正版药”,进入急变期,怕拖累妻儿选择了自杀。

一位患病的老奶奶拉着警察说,就因为“正版药”太贵,我把房子吃没了,家人吃垮了。

再举个例子,程勇的父亲突然被查出脑血栓要做手术。

他已经没有积蓄了,但是为了父亲能得到更好的救治,他还是把父亲送到了更权威的医院。

有个场景,他拿着手术费清单,追着主治医生问:“在崇医做才八万块钱啊。”

大夫扭头说:“那你去崇医做啊。”

程勇的语气瞬间弱了下来说:“您不是更权威吗?”

再举个例子,《药神》里在医药公司门口示威的病人。

他们去抗议“正版药”4万一瓶的不合理定价。

但是这样的做法根本不会对药企带来威胁,更不要妄想降低药价了。

也许高药价背后的专利保护问题,医保问题,这些患者心里也清楚。

但是从一个患者的角度出发,位卑言轻又不想等死,他们只能这种最原始的反抗方法。

贪财的假药贩子张长林说过一句话,让人听起来特别刺耳:

“这世上只有一种病,穷病。这病,你治不过来的。”

很多时候,话会听着刺耳,就是说到点上了。

“看病难”问题的根源,就是“穷”。

能穿着西装革履说出这句话的人,算是“富”。

再深究下去,日渐夸张的贫富差距,难以调和的贫富矛盾,都是当下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小人物,大英雄

大家都明白,人不是非善即恶。

但绝大多数作品里的角色,都是善恶分明,有绝对的英雄,去战胜绝对的反派。

关注橘子电影 微 信 公 众 号 :(juzimovie),发送“电影资源”,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,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!

往好了说,这满足了人们对真、善、美,类似于追捧童话般的向往;

往坏了说,这是一种精神麻痹。

在探讨“角色脸谱化”这个问题的时候,很多人都会搬出来主流价值观,审查制度,照顾全年龄段观众接受度等各种说辞。

本橘顶着锅盖说一句,私以为,这都是借口。

没有一个国家的艺术创作,可以完全脱离社会而存在的。

既然制度在前,社会现状在前,那创作就该是“命题作文”,而不是“自由发挥”。

“命题作文”照样能出高分啊,只是你没做好而已。

不信你看《药神》。

电影里的主要人物,没有一个绝对的好人,也没有一个绝对的坏人。

如果这时候,你想用道貌岸然的药企发言人来反驳,本橘只能说:

即便是言行举止如此招黑的人物,他依旧有着被广泛观众认可的动机:是我们研发的瑞士格列宁救了患者,不是印度仿制格列宁,更不是程勇。

《药神》的主角,程勇。

他说自己不想做救世主,只想挣钱。

他说命就是钱。

他把500块一瓶的仿制药,转手2000卖给患者。

在电影开篇和前妻的对白里,我们甚至能听到前妻控诉他曾经没少打过自己。

程勇是个非常功利,又非常失败的人。

后来是什么改变了他?

是身边的人情味。

是老吕弥留之际那句“吃个橘子吧”,是黄毛噙着泪但依旧倔强的眼神,是刘牧师的信任,思慧的陪伴。

但他自始至终也不想做英雄。

甚至最后站在法庭上,他也没有高谈阔论一番。

只是语气平和地说:“以后会越来越好的,我希望那一天早点来。”

还有《药神》里的张长林。

哪怕是个假药贩子,哪怕是拿到仿制药进货渠道之后把药价哄抬到2万,被抓之后的他,也敢一字不含糊地对警察说:“我这几年卖药救的病人,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吧,这也算积德行善了吧。”

如果硬要探讨这句话的正义与否,那药企给正版药定价4万的行为是不是也该论一论?

警察明知道印度仿制药能治病,还硬要抓人的行为是不是也该论一论?

还是那句话,人不是非善即恶。

许多狂热的舆论,针锋相对的观点,好像都是源于对“极善极恶”的执念。

看完《药神》我就在想,每个人都是小人物,但都有做大英雄的潜力。

再一转念,现实生活里没那么多拯救世界的事情可以做,把路边垃圾丢进垃圾桶的你,给老弱病残孕让座的你,本质上和救死扶伤英雄,是一样的。

《药神》是一部电影,又不止是一部电影。

文牧野在采访中说:

“我觉得电影改变不了国家,还是那句话,它不想变也变不了。

所以实际上的变化,还是来自于我们的经济、政治发展,它不是来自于一部电影,电影只是反映了当下的趋势。”

一部《药神 》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。

但它好在帮一些人说出了心里清楚,嘴上却说不出的问题;

也让一些浑浑噩噩,但应该有所作为的人,看见了这些问题。

前几年,华语银幕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“躁动期”。

贺岁档、国庆档、暑期档,看着一路高涨的票房数字,禁不住诱惑的创作者开始投其所好,渐渐就乱了阵脚。

卖钱的搞笑题材,偶像+IP,狗血的青春题材,鼓吹特效的“视觉大片”,几度扎堆,甚至催生了一批又一批粗制滥造的“残次品”。

那时候,也不是没人泼冷水,只不过见效甚微。

现在有了《药神》再回头想想,光吆喝是不管用的,只有当足够好的、足够真诚、足够接地气的作品出现,一切的一切才有可能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关注橘子电影 微 信 公 众 号 :(juzimovie),发送“电影资源”,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,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!

相关阅读

  • 聚焦鹏城
  • 深圳指南
  • 深圳美食
  • 深圳购物
  • 电影情报
  • 品牌传播
  • 企业资讯
推荐阅读

  • 新娘网
  • 新娘网sitemap
  • 新娘网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