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最新 > 正文

比许晴的美臀更重要的,是她给我们的陪伴

2018-07-16 14:25:23来源:

许晴

今天的微博热搜词,是“许晴,臀”,配图是许晴在《邪不压正》中的剧照,她以美臀诱惑李天然那一幕。

但许晴给我们最大的贡献,可不只是美臀。

姜文电影中,总有两种女性,一种是女人,一种是少年;一种是母亲,一种是伙伴;一种代表肉,一种代表灵;一种属水,另一种属木;一种代表了男人心目中,女人身上的神秘感和黑暗感,另一种却代表了女人给人确定性和安全感的一面。两种女性都能帮助男主人公成长,让男人摆脱蒙昧懵懂的状态,渐渐变得清醒,变得坚定。

前一种女性,是姜文电影里的宁静、陈冲、刘嘉玲,大气、笃定、丰润,似乎一切尽在掌握,后一种女性,是姜文电影里的陶虹、周韵、周韵、还是周韵,还有他主演过的电影《本命年》中的程琳。清高、侠气、真诚,像正在成长中的绿树。

而这一次,在他的电影中,扮演第一种女人,代表女人、母亲、肉、欲望和水的是姜文很喜欢的演员许晴。

和许晴之前在电影中扮演的角色一样,唐凤仪这个角色需要很强大的自信,风情感也好,嗷嗷待哺的情色感也好,甚至她给人的神秘感和恐怖感,都需要自信支撑。

她曾经是自信的,她美貌,她剑桥毕业学业,她在上流社会游刃有余,她的情人潜龙是北平的教父,地下地上都管。而且,在朱潜龙的心中,还有一个“反清复明”的皇帝梦,她也顺理成章地做起了皇后梦,给自己刻了“凤仪天下”的印章,这通常是皇后才有资格用的字句。她在一个帝制已经破灭的时代,等着成为皇后娘娘。

所以,她一见到李天然,就半撒娇半命令地,要他给自己打针,并且迅速脱掉内裤,以最性感的姿势横在了诊室的床上,最后还拿出名片和诊费要他选,这一招,她肯定在别的男人那里也用过了,也肯定是无往而不胜的,但在这个不解风情的愣头青这里,这一招似乎不管用,李天然选了诊费。但她最后还是留下了内裤,等到李天然回过神来,她已经在几丈开外,莺声呖呖地里去了。这一场戏,夺魄追魂,一气呵成。

但她身上拥有的,并不只有这种霸道的妩媚,她还有一种被保护得很好的天真,那是一直被爱、被欺哄、被众星拱月的人才有的天真。她半绑半用药,把李天然弄上了自己的床,给他盖上了“凤仪天下”的章,然后一厢情愿地,向李天然勾画自己规划的未来,她有内幕消息,知道全球气候即将产生变化,所以在马尔代夫买下了两个岛,她可以和李天然做岛主,快快乐乐地生一堆孩子,等到小冰河期到来,海水退却,岛屿就可以和大陆连在一起,他们就拥有了一大块地和一大堆孩子,可以做南半球的主人了。

很笃定,很霸气,很侠义,滴水不漏,但又是那么天真——等小冰河期到来?历史上的气候周期,可都是以千年万年计的。但她就是有这份自信。也许是,面对英俊无双的青年,她要显示自己的无所不能,以此来赢得她。

但她的过去,以及所在的位置和所在的时代,不能够支撑这种自信,她其实也是风吹雨打的乱世飘萍,以为自己能做主,其实什么都由不得她,她很快就把自己的自信用到了头。

李天然给她挫败,朱潜龙给她挫败,整个时代给她更大的挫败,她的梦全部破灭了,苟活下去,也不是不可能,但她异常骄傲,她忍受不了苟活,没有自信、没有风情、没有宠爱,没有夜夜笙歌的苟活,忍受不了故乡变成异乡,忍受不了北平的城墙楼子上,沾满欢蹦乱跳的日本女人。结尾那一幕,一点都不意外。但咱们也别遗憾,姜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,这电影会有续集,许晴还会在续集中出现,换言之,她还活着。

许晴特别适合这个角色,甚至可以说这个角色就是她。尤其是她身上的那种迷之恐怖感,与狼共舞的恐怖感,血淋淋的刑讯室的恐怖感,在黑暗时代已经开始的时候,还抱着天真幻想的恐怖感,都恰到好处。

她的自信开始就是带伤的,后来她索性被恐怖感摧毁了。她成了这个讲述成长和新生的故事里,一个凄艳的角色。我已经很久没在华语电影里,看到这么凄艳的角色了,这凄艳尤其令人难忘。

所以,有人说:“如果说《邪不压正》是姜文写给北平的情书,许晴饰演的唐凤仪就是他精心准备的“北平之花”。还有人说,她贡献了一个华语电影里罕见的女性角色。

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演出这样一个角色。

但许晴可以。

唐凤仪这个角色,身上有很多复杂的品质,首先要美,然后要聪慧(不然也不会进入剑桥)、自信、左右逢源,然后是放荡、妩媚甚至有点性亢奋,但她又拥有一些帝都皇城的女人才拥有的气质,例如大度、宽厚。

猛地看过去,这样的角色,必然属于许晴,“北平之花”这样的称号,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,能接住的恐怕没有几个,许晴应该去其中之一。

但许晴本人,并不是唐凤仪。人们看到了角色和她身上共有的特征,美、妩媚、受宠、大气,却想不到,她没有唐凤仪那样的亢奋、野心、刁钻、不安。她从头到尾,都不是一个不安的人。观众的期待,和她本身的特质之间,有一道巨大的鸿沟,她反而要努力塑造,努力体会,才能靠近这个很像自己但其实不是自己的人,让自己融入唐凤仪的灵魂。

这比扮演一个从内到外和本人都有很大反差的角色更难。所以,在成都宣传这部片子时,有人问她,在电影里最大的突破是什么? 她回答:“最大的突破就是塑造了一个特别不许晴的角色。”

怎样做到的?除了美貌和演技,还有时间和经历,以及观众的相信。

许晴出生于书香门第、外交世家,曾外祖父熊文卿是湖北省最后一位参议长,辛亥革命的骨干,她的姥姥,还有小姨、姨夫都是外交官,妈妈是总政歌舞团舞蹈队队长,爸爸是贺龙的警卫员。许晴由姥姥带大,和姥姥很亲,她的姥姥是一位性格温和大度、爱写信的大家闺秀,对她的影响很深。

她11岁开始电影演出,出演的第一部电影,是以对越反击自卫战为主题的《铁甲008》,她扮演女主人公田静的童年时代。故事一开始,奔赴战场的成年田静,在列车上回忆往事,穿着一身白裙子的小田静出现了,她匆匆跑过树林和湖岸,呼喊着童年伙伴。

稍后,她在杨洁导演、六小龄童主演的86版《西游记》中,扮演了太上老君丹房的女童,和孙悟空有过争执。

1988年考进北京电影学院,而那时正是第五代导演的黄金时代,她在第五代大师的电影里留下了足迹。1990年,陈凯歌导演,黄磊主演的《边走边唱》,1995年,周晓文导演,姜文、葛优主演的《秦颂》。

1991年,仅仅22岁的她,在电影大师凌子风导演的电影《狂》里,扮演女主角蔡大嫂,这部电影,是根据著名现代作家李劼人代表作《死水微澜》改编的,蔡大嫂是这个故事里最重要的人物,也是一个复杂年代、复杂地区里的复杂人物,年轻的许晴成功地出演了这个角色。

1990年代中后期,华语电影渐渐走向沉寂,电视剧崛起。许晴陆续主演了许多重要的电视剧作品,例如赵宝刚导演的《皇城根儿》《东边日出西边雨》,田迪导演、濮存昕主演的《来来往往》,黄健中导演的《笑傲江湖》《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》,王维导演的《DA师》,等等。这些剧在90年代和2000年代初都曾引起巨大关注,成为很多人难忘的记忆。

她自认是个散漫的人,不像她的舞蹈演员妈妈那么积极和刻苦,更像她的父亲,不爱应酬,更喜欢和年轻人“坐在地上喝酒”(这个说法在2014年的《花儿与少年》中得到了印证,她和华晨宇,常常坐在地板上喝酒聊天),以至于,她妈妈常常说她:“人生如果有十分,做到十二分才能优秀,做到十八分,那是一种欺骗。可是许晴啊,你只做了两分,你就是浪费!”

但事实上,她用这种松松散散的工作状态,也给我们留下了许多作品。2000年代之后,她一直在出演电影、电视剧,主演了赖声川的舞台剧《如梦之梦》,以及《环形使者》《老炮儿》和《邪不压正》。

和许晴同时代的女明星很多,在美貌和演技上,能够跟她相比的人也很多,但很多人都没有挺住,有的人在1980年代的出国大潮中,去了异国他乡,从此消失;有人在电影电视的低潮时代,转向幕后,或者其它行业;有人遇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伴侣,从此心甘情愿地做男人背后的女人;有人被感情和生活的事故击倒,有人健康出了问题。总之,一起出发的那些人,走到现在的,不过寥寥几人。

很少能够有人像她这样,始终留在国内,始终站立在银幕上,没有退出,没有移居海外,没有发生人生溃败,没有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男性身上,把自己的每一个年龄段,都用经典角色固定在了银幕上。

从1970年代末,到2018年,从中国电影在1980年代的第一次复苏,到1990年代的电视剧盛世,到2000年代后的影视黄金时代,她几乎在每一个重要的电影时代都留下了脚印,出演了经典的角色,陪伴我们度过了每一个电影时代。

而陪伴,正是我们这个需要慰藉的年代里,一个偶像、演员,或者一切创作者,能带来的最大的安慰。

(作者/韩松落)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凤凰网立场。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聚焦鹏城
  • 深圳指南
  • 深圳美食
  • 深圳购物
  • 电影情报
  • 品牌传播
  • 企业资讯
推荐阅读